http://www.shea2011.com

才能促进国内相关行业提升竞争力

  过去的2019年,对于很多上市公司而言,是险象环生的一年;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,更是“要命”的一年。

  爆仓、资金链断裂、跑路、破产,这样的话题不断。那么,这种民营企业举步维艰的状态,在2020年能否得到改善呢?

  黄剑辉:我是审慎的乐观。因为不久前中美刚刚达成了一个贸易协议,这样从外部环境的角度来看,会有明显的好转。另外,我觉得2019年跟2018年比,整个民营经济的这种舆论环境都有明显的好转,所以,从国际、国内两个维度来讲,我还是抱审慎的乐观。

  黄剑辉:两者面临的时代背景不同。2008年民营企业面临的环境,我觉得主要还是外部冲击为主。

  今天民营企业面临的问题,可能是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,还有就是货币政策,再加上某些营商环境的变化所导致的。

  【问题】互联网金融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,2019年爆雷不断,您觉得这个行业的致命点在哪里呢?

  “金融”这两个字是融通资金,让资金的盈余方和资金的短缺方进行匹配。然后,如何能够实现这个匹配的有效运转呢?很重要的就是中介或者资本市场要有效的能够识别、管控风险。

  我们国家的互联网金融为什么会出问题呢?它实际上是只有互联网没有金融,就是它只是构建了一个互联网的平台,然后没有风控能力的主体,构建互联网平台,来从事金融业务,这种就缺乏金融性。

  黄剑辉:实际上就是说,需要由我们金融“正规军”的人来引入互联网的技术。过去这几年为什么会出问题呢?是做互联网、做IT的人,不具备金融能力,来做互联网金融。

  未来应该怎么做呢?是由懂金融的人,引入互联网技术,来办互联网金融,使它真正回到互联网金融本质。

  【问题】中国对金融市场开放提速后,外资大量涌入,您认为这是“狼来了”吗?

  黄剑辉:央行曾经找我们金融机构的人,包括我们这些做研究的人去座谈过。作为金融机构的人,我们一马当先的同意开放,而且开放越早越好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?我就谈到了“四力”。第一个“力”就是外力。因为现在美国也好,欧洲国家也好,都是希望中国认真履行WTO,包括加快开放,所以,外边有压力,有这个需求,这是一个外力。

  第二个“力”我们叫动力,就是有内生的动力。我们以前凡是放开的领域,全部都做到了世界第一。所以,我们应该有一种紧迫的内生动力,就是只有开放,才能促进国内相关行业提升竞争力。

  第三,我们谈的是实力。就全世界1000家大银行而言,前30家大银行,有一半以上都是中资银行,这种情况其实实力已经足够了。

  最后一个“力”就是能力。就是我们中国银行业也好,金融业的几百万从业人员也好,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,尤其是这一二十年的开放和学习,欧美日的这些东西大家都学习过了。

  所以,基于外部的压力,内生的动力,已具备的实力,还有目前已有的能力,和未来提升竞争力的潜力,我认为我们是完全应该主动地去拥抱开放的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